泡沫好東西 識買要識走

Published Categorized as News

5月26日,周三。2021年差不多過了一半,回望這幾個月,金融市場絕非一帆風順;相反,令投資者深感不安的事件接二連三。數其大者,便有債息震盪加劇資金輪動,宏觀環境以至板塊強弱跟2020年大不相同;年初散戶集結社交平台凝聚動力,一群烏合之眾針對沽空比率高的股份挾淡倉,殺大鱷一個措手不及;對沖基金Archegos持股遭連環斬倉,多家大型金融機構慘受牽連,累計損失以百億美元計。

較近期發生的有美國核心通脹按月計逼近四十年高位,資金進一步撤離增長股。這一兩周,火頭更燒至加密幣圈,價格波動如坐過山車,令人有欲跟無從之感。

信念與固執只差一線

以上種種,要多戲劇性有多戲劇性,為媒體提供了上佳「做故仔」素材。部分則涉及宏觀環境轉變,關乎整個投資大勢。然而,標普500指數始終在歷史高位附近徘徊,年初以來累漲近一成半,彷彿百毒不侵。情況會否一直如此,誰亦不敢寫包單,惟經過今年驗證,指數基金的認受性可望進一步提升。

2021年尚有七個月才結束,回顧今年華爾街市況,指數層面看似無驚無險,板塊、個股領域卻已面目全非,去歲愈是炙手可熱,今年逆轉愈急,股價從高位跌逾一半的案例俯拾皆是。

主動型投資難在信念與固執往往只差一線,這個道理只有交過巨額「學費」方能真正明白,那些亞馬遜上市時投資幾多錢,揸到今時今日便能狂賺多少倍的「神話」,立足於歷史數據不假,惟但凡曾經滄海,皆不會認真看待。

逆境靈活性可貴

股民大都擺脫不了confirmation bias,幾年前老畢若能早點承認油市形勢徹底改變,也不至於在最痛一刻盡沽油股持倉,輸錢兼輸時間。吃過大虧後,學懂不要隨便逆勢而為,在買賣方面嘗試引入一些法則,盡量減少主觀判斷。新經濟去年大旺,在下也有相當程度參與,惟大部分交易俱設定回報目標,按照分三注減持食糊的原則進行操作。

如今回望,不管「契媽」怎樣力撐,眾多股份於短時間內「腰斬」,之前多風光也不能算成功。從炒家角度着眼,泡沫並非壞事,某程度上甚至是好東西,關鍵在於識買也要識走。主觀意願靠唔住,以分段減持結合trailing stop的策略投身泡沫,讓老畢鎖定利潤兼省卻滿手蟹貨的煩惱,雞犬皆升時所賺也許不夠別人「變態」,市勢逆轉便知靈活性有多可貴。

講開泡沫,早兩天說過,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(Robert Shiller)近日圍繞美國樓市、股市和加密幣投機熱潮發出警告。當時未提的是,席勒承認他本人亦差點抵受不住比特幣的「誘惑」,曾考慮入市體驗投資加密幣的心理狀況,惟最終「忍手」未買。

學者看賭徒離地

席勒乃行為經濟學(behavioral economics)大行家,非但憑藉這方面的貢獻贏得諾獎,更是無數人眼中的「泡沫專家」,成就早獲公認。然而,不論席勒還是研究領域相近的卡內曼(Daniel Kahneman,2002年經濟諾獎得主),學者看「賭徒」,畢竟隔了遠遠的一層,很難掌握欲藉加密幣脫貧者的真實感受。

記得已故馬評家董驃講過一句話,大意是那些視賭博如遊戲的人,永遠非我族類。驃叔雖未指名道姓,但此番有感而發,我懷疑多半沖着某位精通五花八門賭博玩意,卻未必投入真金白銀的圈內人而來。從席勒對是否買入比特幣以體驗炒家心理也猶豫再三,最後打消念頭,足證「專家」談論資產泡沫、投機狂潮頭頭是道,但書生就是書生,跟賭徒、炒鬼並非同路人,與驃叔口中的「非我族類」也許更為相似。

(編者按:畢老林最新著作《我的投資日記》現已發售)

Source : 畢老林 投資者日記